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佳作共賞

孫長悌和他的近體詩格律述要

來源: 時間:2010-07-26【字號:

弱柔小草綠青蔥,生長無須雨露濃。

不入華堂登大雅,偏宜樸野伴喬松。

素茵千頃亦恬淡,微笑一絲恒始終。

挺勁殊姿當識得,西風懊喪枉爭雄。

這是孫長悌先生的一首七律。孫長悌是我院連鑄方面的專家、教授級高工,工作之余筆耕不輟其書法篆刻自成風格,特別是在格律詩詞方面頗有研究。每逢先生有詩、書、印的佳作誕生必與我欣賞探討共享喜悅。我與先生已然成為忘年之交,經常一起談詩論畫切磋技藝,書法篆刻我還略知一二,詩詞方面卻慚愧汗顏。

前些天先生“近體詩格律述要”付辛刊行,雖非鴻篇巨制卻也是先生歷經數十年研究,嘔心瀝血之作。書中先生以科研工作者的嚴謹,對詩詞格律的字數、句數、對偶、平仄、押韻等方面的格式和規則闡述了自己的觀點,雖缺乎詩人的浪漫,卻無拾人牙慧之詞。

格律詩詞自唐宋至今以上千年的歷史,其詩詞創作之豐富無與倫比,古時詩詞是要朗誦吟唱的。先生書中不無憂慮的說,“當今的年青人,是以普通話為規范學習語言文字成長起來的。他們面對詩詞格律而受到舊讀入聲字的困擾,難于想象。聯想到格律詩、詞的傳承問題,似有岌岌可危之感。”這真不是危言聳聽。隨著語音的發展,舊讀入聲字的幾近消失,詩詞的吟唱幾乎成為絕唱。所以,先生對近體詩格律的探究更多了一層匡時救弊的價值與意義。

我個人認為詩是有感而發的,在推敲詞句時格式規則應服從內容。特別是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似唐人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須的苦吟已難為年輕人接受,詩詞格律的平仄、押韻等也必將與時俱進。近體格律詩詞必將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遺產如鳳凰涅槃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衷心期待先生藝術生命長青,為我們創作譜寫出更多更美的詩篇。

2010年5月同慶記于京華

竹院

城邊一小園,擁翠萬千桿。

不以花姿貴,堪稱節骨堅。

風彌皆疾首,雨暴亦豪言。

可嘆空肌腹,持身守苦寒。


孫長悌詩句于同慶配畫

555游戏通比牛牛出错